中国教育电视台渣男我见过,但没见过这么渣的

2021-11-03 14:03 | 已有210条评论

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

文/ 大圣

公元802年,23岁的元稹科举落榜,正处于人生的低谷。

这并不是他第一次参加科举,事实上,元稹早在14岁就已明经及第,成为国家后备公务员。

唐代科举名目繁多,最主流最受用人单位欢迎的是进士科,但录取率极低,特别难考,有些人甚至考几十年都考不上。

而有些科目则相对容易,录取分数线低,比如明经科,即便你是河南考生,考450分差不多就够了。所以,考场上一直有“三十老明经,五十少进士”的说法。

元稹考上的就是明经科。

说起来都是大学,人家是985、211,你这就是个民办三本,如果上面没有过硬的关系,等着国家分配工作的话,肯定是遥遥无期,所以,唯一的办法,就是接着考。

尽管科举制度存在各种弊端,但毕竟为平民子弟提供了一个可以改变命运的机会。元稹埋头苦读,继续参加科考,可惜,由于竞争激烈,屡试不第。

正苦闷的时候,喜从天降,京兆尹兼太子太保,也就是长安市市长,太子的老师韦夏卿不知怎么看中了元稹,觉得这个洛阳考生一表人才,又有上进心,有心将自己的女儿许配给他,托人上门说媒。

果然是天无绝人之路,上帝关上一扇门,就会为你打开一扇窗,即使门窗都关了,你也不要气馁,那可能是上帝要开空调了。

一个一文不名的落榜生,突然得到这么大领导的青睐,元稹当然清楚这意味着什么,做了京兆尹的女婿,毫无疑问,自己的人生将掀开新的一页。

但是,面对突如其来的喜讯,他却显得心事重重,陷入深深的矛盾纠结之中,思前想后,左右为难。

因为,元稹已经有女朋友了。

1

元稹是洛阳人,原本出身于官宦人家,但父亲早年去世,家道中落,生活水平直线下降。

大约三年前,别人给元稹介绍了份工作,在蒲州,也就是今天的山西永济县衙里做抄抄写写之类的临时工,元稹起初一口回绝:“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,这辈子都不可能打工。”

家里人劝元稹:“好赖先干着吧,一边工作,一边复习嘛,你也是20岁的人了,不能总待在家里吃闲饭啊。”

当时元稹手头儿也确实有点儿紧,犹豫了一下,就答应了。

就是在蒲州工作期间,元稹认识了自己的初恋女友崔莺莺。

莺莺是大户人家的女儿,生得花容月貌,妩媚动人。

一个偶然的机会,元稹与崔莺莺在普救寺相遇,一见钟情,两人秘密约会,一聊才知道,世界是如此的小,我们注定无处可逃,俩人居然是远房亲戚,论起来莺莺应该叫元稹表哥。

郎才女貌,亲上加亲,两人双双坠入爱河。

恋爱是秘密进行的,因为没有微信,联系起来很不方便,幸好莺莺身边有个叫红娘的小姑娘,是个热心人,为了成全别人的好事,牵线搭桥,望风放哨,忙里忙外操碎了心。

第一次,崔莺莺让红娘给元稹送去一首诗:

待月西厢下,迎风户半开。

拂墙花影动,疑是玉人来。

元稹心领神会,当晚顺着一棵杏树爬过围墙,潜入莺莺下榻的西厢房......

从此以后,元稹白天在单位工作,晚上去莺莺房间,“朝隐而出,暮隐而入”,长达数月之久。

按照正常程序,俩人应该各自回家,如实禀报父母,然后父母找媒人上门提亲,双方家长见面,先订婚,再送彩礼,挑选良辰吉日,商量婚礼细节,订酒店、订婚宴、订婚车、订婚纱、订司仪、订喜酒喜糖、订伴郎伴娘......

可是并没有,俩人从头到尾,根本就没跟家里说。

莺莺不说,是怕家里不同意。

崔家是当地有名的富商,家财万贯,怎么能找这么个没落的亲戚做亲家?门不当,户不对。男方家在外地,在蒲州连个正式工作都没有,要钱没钱,要房没房,要事业没事业,光会写诗,光长得帅,有用吗?

元稹不说,是没打算现在结婚。

元稹对莺莺当然是非常满意的,只是,男子汉大丈夫,当以事业为重,自己现在一事无成,如何谈婚论嫁?要结婚也得等自己考取功名后再说啊。

科考时间越来越近了,元稹不得不与莺莺告别。莺莺依依不舍,再三叮嘱:“不管考咋样,都记得早点回来啊,我等你。”

元稹说:“放心吧莺莺,等我的好消息。”说罢,转身离去。

当时,两个人都没有想到,这一转身,就是一辈子。

元稹当年落榜了,自从跟莺莺好了以后,几个月没翻过书,能考上才怪。

事后元稹心中不免有些抱怨:都怪那个狐狸精,害得我没时间复习,果然是红颜祸水啊。

干脆不回去了,留在京城专心复读,第二年再考,再次落榜;又复读一年,又考,又落榜。

三连败,就在元稹走投无路之际,京城高官突然抛来了红绣球,你说这种情况,谁能不动心?

2

人生的道路虽然漫长,但紧要处常常只有几步,特别是当人年轻的时候。没有谁的生活道路是笔直的,或早或晚,或多或少,总会遇到一些岔路口,让人举棋不定,犹豫再三。走对了,或许就是金光大道;走错了,可能从此陷入泥潭。

此时此刻,元稹面临的,就是这样一个艰难的抉择。

每天脑海里好像有两个小人在争吵,一个说:多好的事儿啊,还犹豫啥?别人羡慕还来不及呢,做了京兆尹的女婿,就等着飞黄腾达吧,为了事业,牺牲个莺莺算什么?

另一个说:对呀对呀。

成年人只看利弊,小孩子才讲对错。既然是这样,好吧,经过一番不怎么激烈的思想斗争,元稹决定,放弃莺莺,与京兆尹韦夏卿之女韦丛恋爱。

婚礼当然要等元稹工作的事儿解决了再说。

第二年,也就是公元803年,元稹以京兆尹未来女婿的身份再次应试科举。

自我感觉考得还不如前几次,交卷以后,跟同考场一个年龄挺大的河南考生对答案,发现错了一大半,完了完了,元稹当时的心拔凉拔凉的。

那个大龄考生名叫白居易,估计考得不错,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,还安慰元稹:“别难过,大不了明年再考嘛,我的复习资料都给你,准备复读吧。”

可说来也怪,等一发榜,元稹高中“书判拔萃科”第四名,比白居易分数还高。

世界就是这么神奇,万事皆有可能,不到最后一刻,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。

顺便说一下,唐代科举试卷考生的姓名是不密封的。

发榜后不久,元稹就被授予秘书省校书郎一职,跟白居易分在了同一个部门,两人自此成为好友。

同年,元稹与韦丛的婚礼在长安大酒店盛大举行,京城文武百官悉数到场,当今天子也送了红包表示祝贺,婚礼隆重热烈,轰动一时。

几个月后,远在蒲州的崔莺莺才从别人口中听到这个消息,听完呆坐在那里,一句话也没有说。

不久,莺莺也另嫁他人,开始了自己的新生活。

截至目前,这还是一个老套的故事,男人为了所谓的事业,忍痛牺牲爱情。千百年来,相同的剧本,几乎每天都在上演。

3

事情很快有了变化。

元稹成婚之后,事业蒸蒸日上,公元806年,他以第一名的成绩,考取了“才识兼茂明于体用”科,由校书郎升任左拾遗,从八品。

生活上呢,元稹这桩带有功利目的的婚姻是否幸福?与妻子韦丛的感情究竟怎样?

元稹当时在京城没有房子,结婚后,元稹一直住在岳父家里。

不久,岳父韦夏卿调任东都洛阳留守,按理说,夫妻终于可以有自己的二人世界了,但奇怪的是,女儿韦丛以方便照顾父亲为由,也随之搬到了洛阳,元稹仍留在长安上班,也就是说,两人很早就处于两地分居的状态。

我就问一句,这是必须的吗?

更不幸的是,结婚仅仅7年,韦丛便因病去世了。

当时,30岁的元稹已升任监察御史,据说十分悲痛,写了一篇催人泪下的祭文,托人在韦丛灵前代读。

没错,请人代读。元稹因公务繁忙,并未出席妻子的葬礼。

什么了不起的工作,连老婆的葬礼都没时间参加?只能有一种解释,夫妻感情不好。

婚姻就像脚上的鞋子,外人看到的只是牌子和款式,穿着舒不舒服,只有脚知道。

那为什么外界一直认为元稹与妻子感情很好呢?

说来好笑,凭的就是元稹写给亡妻的那几首诗,比如《离思五首》,比如《遣悲怀三首》,其中,尤以下面这首影响最大,流传最广:

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。

取次花丛懒回顾,半缘修道半缘君。

因为有你,万花丛中走过,我都懒得回头看。深情不深情?专一不专一?感动不感动?

我们衡量一份感情,不是看他怎么说的,而是要看他怎么做的,什么“取次花丛懒回顾”,元稹的生活作风究竟啥样,大家心里都清楚,这些年跟着白居易不学好,红灯区可没少去。

妻子还在世的时候,元稹到成都出差,就跟当地著名才女,比他大11岁的乐妓薛涛搞在了一起,绯闻闹得满城风雨。

后来出任绍兴刺史,又跟红极一时的女歌星刘采春发生恋情,当时元稹与薛涛正处在热恋阶段,薛涛听说元稹劈腿,备受打击,一气之下出家做了道士。

总之,元稹在生活作风方面一直不够严谨,绯闻颇多。


4

毫无疑问,元稹是一个伟大的文学家,一个卓有成就的诗人,他推崇杜诗,对杜甫死后在诗坛的走红,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,他与白居易共同倡导新乐府运动,影响巨大,开一代诗风。

所谓“文如其人,人如其文”,其实是个伪概念,文才和人品是互不相干的两件事,历史上文不如人,人不如文的例子不胜枚举,我们不应该因为一个人在专业领域成绩斐然,就掩盖或美化其生活方面的堕落,但同时,也不应该因为其人品低劣而连累他的艺术作品,全网下架什么的,这并不合适。

但是,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,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,元稹在男女关系上的花心与滥情,还是严重影响了本人的公众形象。

特别是早年为了事业,抛弃女友,攀附权贵这件事被网友挖出来以后,对元稹伤害最大,引发全网声讨,许多人由粉转黑。

有个叫小丽的女粉丝气愤地表示:世界上的男人分两种,一种是渣男,一种是精心包装过的渣男,元稹就是后者,表面光鲜靓丽,其实薄情寡义,总之,男人没一个好东西!

对此,元稹很苦恼,这不光是名誉问题,已经影响到自己的仕途了。据《旧唐书》记载,太和初年,组织部准备提拔元稹的时候,就有人反对说:“稹素无检操,人情不厌服。”直接对元稹的人品和生活作风提出了质疑。

所以,如何挽回名誉,消除负面影响,就成了元稹亟待解决的问题。

作为公众人物,不让别人议论是不可能的,事情做都做了,还不让人说?

危机公关最好的办法,就是发挥自己的特长,用强大的正能量故事,引导受众,改变舆情,为自己正名。

元稹的特长就是写作,诗词文章样样精通,既然可以用诗歌营造出夫妻恩爱的假象,为什么不能把对崔莺莺始乱终弃这件事反转过来呢?

说干就干,元稹谢绝了一切娱乐活动,推掉了不少饭局,一下班就钻进书房里,熬了好几个晚上,把他跟莺莺的故事写成了小说,当时取名叫《传奇》,后来被称作《莺莺传》。

小说讲述一个叫张生的穷书生,与富家小姐崔莺莺相识、相知、相恋,又最终分手的爱情故事,明眼人一看就知道,写的就是元稹自己,包括张生如何勾引莺莺,如何半夜翻墙幽会,红娘如何穿针引线,张生如何赴京赶考等细节,与元稹的经历完全相符,基本上再现了当年的情景。

关键是后半部分,张生为啥始乱终弃?为啥又对莺莺变心了?

这才是要表达的重点,元稹借张生之口,为自己的行为做了如下辩解:

大凡天之所命尤物也,不妖其身,必妖于人。使崔氏子遇合富贵,乘宠娇,不为云,不为雨,为蛟为螭,吾不知其所变化矣。昔殷之辛,周之幽,据百万之国,其势甚厚。然而一女子败之,溃其众,屠其身,至今为天下僇笑。予之德不足以胜妖孽,是用忍情。

大概意思是说,莺莺长得实在太漂亮了,属于人间尤物,自古红颜祸水,商纣王、周幽王亡国,都是被美女害的,我这个人啊,德行不够,抵御不了美色的诱惑,如果跟莺莺在一起,早晚得出事儿,所以我才忍痛割爱,提出跟她分手。

这番高论,怎么说呢,头一次听人把分手原因说的这么清新脱俗。

更神奇的是,在小说里,大家听了张生的这番话后,“皆为深叹,时人多许张为善补过者。”夸张生始乱终弃的做法是善于补过,是悬崖勒马,是亡羊补牢,为时未晚。

你看,他还有理了。

渣男我见过,但没见过这么渣的。

5

这篇堪称奇葩的《莺莺传》完成以后,元稹立刻在自己的公众号“元来是你”上推出,不出所料,在社会上引发强烈反响,各大媒体纷纷转载,阅读量不到一个小时就突破了10万+。

是否达到了预期的效果?这个不好说,反正评论区已经吵翻天了,说啥的都有。

有人为有情人不能终成眷属感到惋惜;有人为张生匪夷所思的辩解感到惊讶;

有人通过张生的恋爱经历学到了撩妹大法,制定了泡妞求爱的行动计划;有人在红娘的身上悟出了巨大商机,勾画出早期婚介所的构成框架。

更多的人对张生的行为感到气愤,留言:人不能无耻到这种地步,张生的所作所为突破了人类的道德底线,让我们对骚客这个名词有个更深刻的认识。

但也有人为张生撑腰站台,打气叫好:色字头上一把刀,张生悬崖勒马,急流勇退,勇气可嘉,大丈夫何患无妻,放弃美色,投身事业,当为我辈楷模!

对了,写最后这条留言的人,名叫白居易。

大约500年后,一个叫王实甫的人实在看不下去了,动笔将元稹的《莺莺传》改编成了剧本,对故事的结局做了颠覆性的修改,什么狗屁事业,爱情才是至高无上的,剧中让张生与莺莺冲破外界阻力走到了一起,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,剧本取名叫《西厢记》。

《西厢记》推出后,在全国各大剧院巡回演出,好评如潮。

台下观众无不为这对青年男女的故事所感动,泪眼婆娑中,已经没有几个人还能记起,那个为了爱情不惜舍命的张生,原型竟然是当年薄情寡义的渣男元稹。

- End -

作者新书现已上市

标签